鬼吹灯之黄皮子坟

胡八一出国在即,整理旧物时翻出一张老照片,那时,他和胖子正作为知青在大兴安岭的山区插队,山里的生活让年轻气盛的他们如鱼得水。为了换几斤水果糖上山打黄皮子(黄鼠狼),为了给人治病捉熊取胆。没想到二人误入一座坍塌的黄皮子祠。传说几十年前,一伙号称“泥儿会”的胡匪曾从黄皮子祠挖出一口捕金嵌玉的箱子,随后这伙胡匪和箱子就一起消失在了漠北草原。此时,恰逢战友丁思甜来信邀请他们去草原做客,二人欣然前往,哪知正赶上牧牛受惊。为寻找丢失的牧牛,三人和牧民老羊皮进入俗称阎王殿的百眼窟。在这里,竟有一些日本”给水部队”的古迹

第零章 引子

我祖上有卷残书,是“摸金校尉”前辈所著《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》,此书共有一十六字寻龙诀语,“风水秘术”属于术数的一个分支,然而何为术数?术数之兴,多在秦汉以后,《易》为其总纲,其要诣不出乎阴阳五行、生克制化,实皆《易》之支派,傅以杂说耳。物生有象,象生有数,乘除推阐,务穷造化之源者,是为数学。星土云物,占侯指迷,见于经典,后世之中流传妖 更多 >>

第一章 赶冬荒(上)

1969年秋天,越南人民反抗美帝国主义侵略的解放战争,正进行得如火如荼。而这时候,我做为众多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,被知青办安排在大兴安岭山区插队,接受最高指示: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战风雪,炼红心,斗天地,铸铁骨。不知不觉中,时间就过去了几个月,刚进山时的兴奋与新奇感早已不见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日复一日的干燥生活,我插队的那个山沟,总共 更多 >>

第一章 赶冬荒(下)

林场中伐下来的木头,在春水生长之时,就会利用河水把木料扎成筏子冲到下游,河的下游有条铁路,还有个小火车头,是专门用来运木头的,这里的情形十分象是著名小说《林海雪原》中描写的“夹皮沟”,“夹皮沟”在东北是确有其地,团山子的林场也有个差不多的地名,叫做“黄皮子坟”,这地名听上去显得很神秘,但就连燕子她爹那种老猎户,都说不出这个地名的来龙去 更多 >>

第二章 黄皮子坟(上)

“遮了天”这个绰号大概是取自和尚打伞——无法无天的意思,民间风传他早年当和尚的时候救过黄大仙,一辈子都有黄皮子保着,谁也动不了他。这当然是谣传了,实际上他不仅没救过黄皮子,反倒是还祸害死不少。剿匪小分队追击他的时候,正好山里的雪下得早,天寒地冻,最后在一个雪窝子里搜到了“遮了天”的尸首,他是在一株歪脖子树上,上吊自杀的,在他尸首的对面 更多 >>

第二章 黄皮子坟(下)

猎人狩猎的这三套办法,唯独对付不了皮糙肉厚的人熊,上次我们在喇嘛沟遇到过人熊,险些丢了性命,所以此刻燕子一提到人熊的威胁,我心中也打了个突,但随即便说:“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地了?人熊又不是刀枪不入,而且晚上它们都躲在熊洞里,咱们趁天黑摸上团山子套几只黄皮子就回来,冒这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,别忘了咱们的队伍是不可战胜的。”胖子在旁边急得直跺 更多 >>

第三章 夜擒(上)

明月照残雪,朔风劲且衰。我们潜伏在红松树后,虽然筑了雪墙挡风,但毕竟是在下风口,时间一久,还是被冻得丝丝哈哈的,当真是有些熬不下去了,可就在这时,终于有了动静,我急忙把手往下一按,低声告诉胖子和燕子二人:“嘘……元皮子来了。”虽然我们平时提起黄鼠狼,都以“黄皮子”相称,但在山里有个规矩,看到黄皮子之后,便不能再随随便便提这个“黄”字了 更多 >>

第三章 夜擒(下)

“黄仙姑”刚一钻入皮囊,立刻就明白过味儿来了,不过既然钻进了绝户套后悔可不顶用了,这时候它身子才进去半截,急忙就想缩身退出,但那“皮馄饨”的口子,设计得实在太毒了,六棱的口子可松可紧,在皮囊外掏越扯口子越大,但从里边往外,带中囊口边上的锁片,立刻就会使囊口收紧,六棱硬锁内橼又薄又紧,过后就卡进了“黄仙姑”的骨头缝里,疼得它一翻跟头,当 更多 >>

第四章 熊的传说(上)

我们正夜审“黄仙姑”,突然听到有人敲门,我急忙起身开门,然而小木屋外一片空寂,悲风怒嚎,象是被打入幽冥的怨魂在恸哭抽泣,被狂风一吹,断断续续地飘荡在空中,徘徊不散。但我明明可以感觉到,绝不是风声作怪,天空中在传递着一种不详的信号,那是从位于上风口的黄皮子坟附近传来的哭声,光明深处确实是有黄皮子之类的东西在哭。我心中暗自发狠,看来这“黄 更多 >>

第四章 熊的传说(下)

实际上人熊的学名,称作“羆”,与熊不同,“羆”遍体毛色黄白,不仅脖子长,后肢也比普通的黑瞎子较高,力大无穷,一人粗细的老树说拔起来就能给拔起来,遇到人便人立而起穷追猛扑,而且姿态五官似人,性猛力强,可以掠取牛马而食,所以叫做“人熊”,山里的猎人轻易不敢招惹人熊,更别说打主意去猎熊了,但人熊并非捉不得,只是要冒的风险极大,一个环节出了岔 更多 >>

第五章 剁掌剜胆(上)

枯死的千年老树,看上去使人觉得十分奇怪,怪就怪在这树与周围的环境并不协调,虽然不是隆冬季节,但提早到来的降雪,使整个森林变成了一个银白的世界,唯独这株大树附近没有积雪,而且树洞中堆满了珍贵的松茸以及各种酱果,我最开始一看见树干上的大窟窿,就以为这里是熊洞,但离得近了,并未闻到腥骚的臭味,不禁开始起了疑心。我刚要开口问燕子这枯树洞附近怎 更多 >>

第五章 剁掌剜胆(下)

人熊眼皮极长,它一眯眼,长长的眼皮就会掉下来,再睁开来需要费些周折,此刻那人熊抱住了桦木套筒还以为是抱住了胖子,一通乱舔,但是感觉不对,抬爪子一撩眼皮子,见抱住的是块烂木头,顿时更增恼怒,吼哮声起,熊吼带起一阵腥风响彻四野,连远处的山谷间都在回应。我挺着猎叉前去接应胖子,正赶上胖子脱身出来,这一来倒把我闪在了人熊正面,我突然被那熊声一 更多 >>

第六章 鬼衙门

被人熊撞倒的树根旁,泥土中埋着尊半截石像,造成罕见的虎头兽面,兽首人身,头上有盔头,双手握着以人头做装饰的石斧,气度不凡,但面目十分狰狞,燕子一见那些虎头人身的石像,立刻联想到山里面一个古老的传说,也顾不得收拾熊皮熊肉了,吃惊地对我们说:“那好象是山鬼的石像,这片林子恐怕就是山里的鬼衙门,咱们快逃吧。”“鬼衙门”的传说,在大兴安岭最西 更多 >>

第七章 老吊爷(上)

圆形的木墩子大概是个供桌,说是木墩子,实际上质地非常坚硬,历久不朽,大概是以一种半化石形态存在的罕见石木,上面刻着黄皮子身穿人衣的神像,神情极是诡异,神秘中带着几分可怖。胖子哪管木墩子上有什么,只顾着向我解释他长这么胖是为了将来打入敌人内部做准备,我对他摆了摆手,这时候就甭练嘴皮子了,看来咱们是进了一座供着黄大仙的山鬼祠,这点从木墩供 更多 >>

第七章 老吊爷(下)

说到这我们点的松枝火把渐渐暗了下来,很快就要燃尽了,赶快又换了两支松烛点上,这松烛是山里的一种土蜡烛,非常简易,缺点是燃烧得很快,不如正规蜡烛劲烧,出门走夜路的时候倒也对付着能使,总好过没有光亮。我对胖子和燕子说,既然这地方只是黄皮子庙,那也没什么希奇的,咱们宜将剩勇追穷寇,到后殿去捉了那“黄仙姑”,然后就趁天黑前赶回林场。“黄仙姑” 更多 >>

第八章 绞绳(上)

在胖子和燕子夹缠不清的话语声中,我急忙将垂在胸前的死人脚推开,身体向后挪了一些,没想到后背也吊着一具死尸,被我一撞之下登时摇晃了起来,头顶上随即发出粗麻绳磨擦木头的声音,光明中也不知周围还有多少吊死鬼,我只好趴回高空,但仍能感觉到一双双穿着棉鞋的脚象“钟摆”个别,悬在我身体上方来回晃动。我已经出了一头虚汗,刚才从石阶上摔下来,不知道把 更多 >>

第八章 绞绳(下)

地窨子里光线太暗,那两盏绿色小灯一闪就不见了,我脑袋一热,也没多想就赶快跳下土炕,拨开悬在面前的吊客,冲到墙侧的夹空里,只见从我们手中溜走的“黄仙姑”,正用两个前抓扒在墙上,偷过缝隙往屋里瞅着。隔墙后也是一间建在地下的大屋,不过这间屋里没有吊死的人,反倒是吊了一排已经死挺了的黄皮子,黄皮子跟人换命的传说由来已久,据说黄皮子是仙家,善能 更多 >>

第九章 削坟砖(上)

我对胖子和燕子说这地窨子里只有火炕中能藏东西,另外我似乎还记得在《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》中看到过类似的记载,那本残书中提到“阴阳宅”之说,阴宅是墓地,是为死者准备的,而阳宅是活人的居所,风水中的“攒灵相宅”之法,又称“八宅明镜”之术,这两侧完全对称的地窨子中,很可能被人下了阴阳镜的阵符,也就是类似古时候木匠所使的“厌胜”之术,黄皮子中通 更多 >>

第九章 削坟砖(下)

胖子还是把地上的金粒子一一捡了起来,自己安慰自己说这些确实少了点,支援世界革命有点拿不出手,但用来改善改善生活还是绰绰有余的。我看这些金粒子与那夜在林场所得非常相似,形状极不规则,好象都是用来镶嵌装饰物体的帛金颗粒,难道黄大仙那口箱子上面竟然嵌满了黄金饰品,在被人盗走的过程中,箱体摩擦碰撞掉落了这些残片?一想到那神秘的箱子里究竟装着什 更多 >>

第十章 来自草原的一封信(上)

我从没听过“泥儿会”这种盗墓贼的传说,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说,但是她提及的“衣观道”我和胖子倒略有耳闻,这道门里的人为了炼丹,专割男童生殖器做药引子,解放后就被镇压不复存在了,我听四婶子说得有板有眼,就知道她不是讲来作耍的。这深山老林中放眼所见尽是寂寞的群山,有机会听老人们前三皇、后五帝地讲古,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项重大娱乐活动,何况我 更多 >>

第十章 来自草原的一封信(下)

我又削了几块,闻了闻自己的手指,顿时熏得我直皱眉头,我捶了捶自己酸疼的脖子,望着屯子外沉默的群山,突然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失落,难道我这辈子都要呆在山里削坟砖看林场了吗?毛主席挥手改航向,百万学子换战场,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平安彩票乐园app育,虽然这确实锻炼人,可毕竟和我的理想差距太大,过后还太过年轻,面对自己的前途心浮气燥,一想到一辈子窝在山沟里 更多 >>

第十一章 禁区(上)

燕子说我和胖子是屎壳郎打冷战——臭的瑟,这才刚安份了没平安彩票乐园app欤窒氤鲅曜拥娇寺鬃笃斓牟菰先ネ妗T跄挝颐侨ヒ庖丫觯盏叫胖蟾咀蛔×耍壹袢詹蝗缱踩眨蘸迷谧煸绯浚殖∧翘醪楣珊拥南掠危凶詈笠惶送酵馑湍静牡男』鸪担氤錾街挥懈险馓嘶鸪盗恕S捎谑浅鋈ネ妫皇前煺拢悦缓眯乃几榈泵媲爰伲颜饧峦懈陡搜嘧尤グ欤 更多 >>

第十一章 禁区(下)

刚商量完这件事,“勒勒车”就停到了草原上的两座蒙古包前,只见丁思甜身穿一身蒙古族长袍,头上扎了块头巾,正在挤羊奶,看见她我差点没认出来,装束改变实在太大了,要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蒙族姑娘,丁思甜也没想到我和胖子回突然来探望她,怔了半天才回过神来,冲过去同我们拥抱在一起,激动得哽咽难言,战友们久别重逢,都有说不完的话想说,可心中的往事千头 更多 >>

第十二章 夜幕下的克伦左旗(上)

顺着牧民“老羊皮”的手指,我不由自主地抬头看向天空,厚重的云层从头顶一直堆平安彩票乐园app毂撸倚闹蟹锤椿叵熳潘詈蟮囊痪浠埃翘酢傲笔窃谔焐系摹K低暾庑袄涎蚱ぁ币膊辉偌绦凳裁戳耍谱磐返揭槐呷ピ籽颍彝盘炜粘隽撕冒胩斓纳瘢南氯允嵌运幕敖沤桑馐焙虿莩∩峡济β盗似鹄矗谌硕荚诎锩ψ急竿砩系难缁幔冶悴缓迷僮肺氏氯ィ砘氐搅酥 更多 >>

第十二章 夜幕下的克伦左旗(下)

但我从来不打退堂鼓,何况当着丁思甜的面呢,稍一寻思,便有了计较,我对胖子使了个眼色,胖子立刻会意,伸出双手下压,做了个安静的手势,对大伙说:“大家静一静,咱们请列宁同志给大家讲几句。”知青们立刻知道了我们要玩什么把戏,在那个文化枯竭的年代,颠过去倒过去的只有八个样板戏,普通人没有任何多余的文化娱乐活动,可不管什么时候,年轻人总有自己的 更多 >>

第十三章 牛虻(上)

不需细说,丁思甜的神色已经告诉我了,受惊的牛群正朝着我们奔来,草原上的牧牛一向温和,但它们一旦惊了群,构成集群冲击,比脱缰的野马势头还猛,几百头牛发起性子冲过去根本拦不住,连汽车都能给踩成铁皮。我顾不上去打听牧牛为什么炸了群,从地上一跃而起,一脚踢醒了胖子,但“首长”老倪昨天喝过了量,怎么踢也踢不醒,情急之下,我只好和胖子把他抬了,幸 更多 >>

第十三章 牛虻(下)

丁思甜已经牵了三匹马出来,听到老倪的话就对他说:“您太多虑了,牛群不会跑进荒漠,最多是在草原上兜圈子,而且牧牛不管怎么跑都是成群结队,巴伦左旗的狼不多,少数的草原狼不敢打它们的主意,应该不会有别的意外,我们一定能完成任务,把牧牛一只不少的追回来。”我看她牵了三匹马,便问丁思甜怎么你也要跟我们一道去西边追赶牛群?据说那里很危险,你还是别 更多 >>

第十四章 失踪(上)

黄草漫漫的大草原,象是波涛起伏的黄绿色大海,草都是差不多高的,但草下的沙丘起伏不平,地形高低错落,草原上的大多数区域,象这种起伏落差都不大,从远处或者高处很难分辨,草原上也有岩石山或沙土山,因为天高地广,从远处看只是觉得天地相连,起伏绵延,唯有到了近前,才能确切感触到坡度落差之大。牛群奔逃的踪迹,刚好是在一个上坡处消失不见,我们急忙带 更多 >>

第十四章 失踪(下)

胖子轻蔑地将嘴一撇:“让您给说着了,小时候还真开过两枪。”可他随后从老羊皮手中接过了猎枪一看,苦笑道:“您这种枪我可没打过,这是猎枪吗?我看比当平安乐园官网义和团打洋鬼子的鸟铳强不了多少。”牧民的猎枪也有先进的,可老羊皮只有一杆猎铳,因为克伦左旗草原上的豺狼并不多,偶尔远远地看见一只,用猎铳放个响,只为了起一个震慑作用,这种小口径火铳其实还有很 更多 >>

第十五章 蚰蜒钩(上)

草原的天空,好像存在着一个无影无形的幽灵,虽然我们的眼睛无法去辨认它,但那些被天空吞噬的野雁和牧牛,以及惊慌不安的坐骑,都表明了冥冥中,真真切切地有种不为人知的可怕事物,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,我们被迫选择回避。刚开始谁也没有注意到,“老羊皮”所骑乘的那匹退役军马,竟然带我们逃进了那个草原牧民的噩梦“百眼窟”,这片称为“百眼窟”的丘陵地带 更多 >>

第十五章 蚰蜒钩(下)

可是我救人心切,忘了身处斜坡之上,胯下马前腿高高抬起,蹬地的平安彩票乐园app鹾笸仁チ酥匦模硖懵湎率泵荒馨从谔ぶ序难眩炊窍蚱孪碌姆较虼蛄烁鲺怎模庖幌旅焕兆÷恚锹硭呈拼盼页逑铝瞬萜隆N一赝房词保患槔系赖摹袄涎蚱ぁ辈⒚辉谄律献萋砜炫埽钪獠萸鹕峡赡芑褂斜鸬氖蠖矗艺庵值匦危坏┮换鞑恢芯炔坏蕉∷继穑鹊皆俨β砘厣肀阋殉倭耍 更多 >>

第十六章 怪汤(上)

老羊皮常年在草原上牧牛放羊,也时常遇到过恶狼、猞猁之类的猛兽从马匹背后袭击,知道该当如何应付,正发愁找不着机会收拾它,这家伙却自己送上门来,立即打声胡哨,那匹老军马驮着他和丁思甜,就在大蚰蜒扑至马臀的一刹那,猛地向前一欠身,前腿撑地,平安彩票乐园app鹾笸群莺莸畔虼勇砗笃死吹尿难眩庖坏胖Σ幌虑О俳铮押隈难氧叩迷诳罩蟹思阜对兜芈湓诘厣瞎 更多 >>

第十六章 怪汤(下)

我们拨林取路,走出不远,果然见到有口水潭,由于天黑又有雾气遮盖,能见度不足十米,看不清这水潭的大小,不过听远处那水声流量很大,估计这潭不小,站在潭边的青石上举起灯来一照,只见水花翻滚,水下有许多肥大的黑鱼被灯光吸引,纷纷游拢过去。巴伦左牧区的人视鱼为天神,从来不吃鱼捉鱼,这片草原上大小湖泊里的鱼生活得自由自在,从来就不怕人,不象内地的 更多 >>

第十七章 百眼窟(上)

老羊皮喝了那鲜美的鱼汤之后,整个人好像变作了从阿鼻地狱中爬出来的饿鬼,惟恐别人和他争食,把我和胖子推在一旁,自己把住了剩下的半锅鱼汤, 一只手用马勺舀汤,另一只手只下伸入滚烫的锅中捞鱼肉,两只手流水似的往嘴里送着事物,就好象他的嘴变成了无底洞,不论喝多少鱼汤吃多少鱼肉,都填不满, 可那鱼肉鱼汤毕竟是有形有质的事物,老羊皮吃得实在太多,肚子胀得鼓鼓的,鼻孔里都往外反着白色的鱼汤。 更多 >>

第十七章 百眼窟(下)

草原上的牧民把吃烤鼠肉视为家常便饭,但在兴安岭山区,有许多人却从来不吃鼠肉,解放前,在山区里找金脉开金矿的人就忌食鼠肉,我曾经听我祖父说倒斗的手艺人,也不吃鼠,而称老鼠为“媳妇儿”,因为整天做的营生,都是搬土打洞的勾当,与老鼠无异,属于同行,而且老鼠也是“胡、黄、白、柳、灰”这五大家之一的“灰”家,天天跟土洞子打交道,就绝不能得罪老鼠,否则指不定哪次一不留神,就会被活埋在盗洞里。 更多 >>

第十八章 观龙图(上)

我们闯进鼠窟,举起汽灯一照,只见身处四周尽是古砖,砖奇大,形同石板,头顶上也被古砖收拢成弧形的顶棚,不过这些古砖隧道搭建得非常简易,有多处因为年久失修而蹋陷,加上野鼠打的洞,以及上面树根生长侵蚀,就眼前这么一段隧道内已是千疮百孔,面目全非,慌乱与光明之中,我们也无法仔细分辨这到底是什么所在。头上深进石顶的老树根径和泥土中,有无数蠕虫与 更多 >>

第十八章 观龙图(下)

丁思甜也说:“对啊,古代农民起义,都是先要盗挖帝王皇陵,这也表现了农民起义军蔑视封建王权的大无畏精神,并与他们势不两立的决心气概。”不过丁思甜虽然口上这么说,但她毕竟是女孩,虽然当过红卫兵,终归不如我和胖子二人胆大包天,对古墓有些畏惧心理难以克服,向我打听古墓中都有什么?我刚进这条地道的时候心里有些慌,但走了一段,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隧道 更多 >>

第十九章 引魂鸡(上)

这条被无数野鼠占领的地下通道,连接着一个如同地下大厅般的洞穴,大厅的高空埋着许多巨石,四周更有许多构造相同的通道,我万没有想到,在这洞穴的石墙上,竟然刻着与黄皮子庙那位“黄仙姑”的神像。雕刻在石墙后的这幅画面,在我们发现这石墙般的天然翠石屏之时就已经注意到了,不过这些阴刻年代久远,石壁上剥落模糊,若不以衣袖擦掉浮土灰尘实是难以辨认。此 更多 >>

第十九章 引魂鸡(下)

我和胖子提到此事,不由得怀疑这地洞里埋着许多石头,是用来镇压鬼魅的,这些话使丁思甜有些紧张了,她对我们说:“快别提这些了,我觉得后背都冒凉气了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呢?来路回不去了,这里共有十条通道,剩下九条,究竟要往哪一边走才能出去?”我发现丁思甜胆子确实是变小了,也许是因为牧区的牛马损失惨重,让她心中没了底,我估计她和老羊皮的心情差不 更多 >>

第二十章 不存在房间之楼(上)

丁思甜提着燃料即将耗尽的汽灯,借着如豆般昏暗的光亮,努力辨认着水泥板上残留的字迹:“给水部队?3916?这是什么意思?是军用设施吗?”我和胖子听到她的话,蹲下身来也去看那水泥,这块编平的水泥砖,好象是刻意制作出来封住竖井的,但并没有将井口砌死,如果使用撬钩从上面开启的话,轻易便可打开,水泥砖两册都有编码,是某种制式建筑材料。自秦代起, 更多 >>

第二十章 不存在房间之楼(下)

其实这幢楼跟普通的老式居民楼没什么区别,只有三层,从外面看每层大约有二十扇窗户,全都紧紧关闭着,里面静得渗人,胖子说:“这地方不错,咱们进去把门一关,什么东西也甭想进来,咱就呆平安彩票乐园app炝猎僮卟怀佟! 我们都知道附近出没的蚰蜒习性是“昼伏夜出,闻腥而动”,只要天亮了再往树林外走,就不用担心什么了,见这幢楼结实完整,都觉得正是藏身的好地方,楼 更多 >>

第二十一章 凶铁(上)

没等我抬脚踹门,就看那门上的两扇窗户外,赫然露出两白生生的手,五指慢慢挠动着玻璃,发出刺耳的摩擦声,听得人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我抬了一半的脚硬生生停在了门前,猛听楼门生锈的合叶一阵怪响,大门被从外边缓缓推了开来………… 长满锈迹的合叶“吱吱纽纽”地发出声响,楼门被从外边推了开来,我从不知道开门的声音也会这么恐怖,随着楼门洞开,好象有盆带 更多 >>

第二十一章 凶铁(下)

说罢,我挥了挥老羊皮那柄“康熙宝刀”,据老羊皮讲,此刀是康熙征葛尔丹时御用之物,后赏赐给蒙古王公,这把刀长柄长刃,刀身平直斜尖,不仅有长长的血槽,还有条金丝盘龙嵌在其上,锋利华贵非同凡物。 虽然这刀是四旧,可毕竟是皇家之物,又是开了刃的利器,一定能够辟邪,不过这些话我也是随口而言,至于康熙的兵刃是否能够辟邪这回事我当然不知道,眼下必须 更多 >>

第二十二章 孤灯(上)

四人聚在墙前,见两层砖墙后不是通道,不免都有些失望,但大伙都想看看墙里埋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,于是用康熙宝刀挑起煤油灯去照,这才看清原来墙里埋着个大铁块,冷冰冰黑沉沉的,四人心中说不出的惊奇,难道两层砖头后面还有一层铁墙? 我伸出手在上面一摸,指尖立即触到一阵冷冰冰的厚重感,一种不祥的预感使我全身都打了个激泠,我连忙定了定神,再仔细一摸 更多 >>

第二十二章 孤灯(下)

老羊皮说:“我都一大把年纪了,我怕甚球啊,我是担心这女娃,唉……我这辈子安分守己净吃素了,虽说一辈子没剃头,也不过是个连毛僧,怎么倒霉事都让咱赶上了……”他的话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,我知道他大概想到就算回了牧区,对牛羊马匹的重大损失也没法交代,老羊皮这老汉肚子里全是苦水,我怎么才能想个法子帮他和丁思甜推托责任呢? 我们说话的功夫,胖子 更多 >>

第二十三章 焚化间中的第五个人

这烟囱虽大,也只是相对而言,实际上远比火葬场的那种大烟囱小了许多,头顶有朦胧的星光,看平安彩票乐园app齑鞍愕难檀芽冢矣制平安彩票乐园app砹思阜中判模玫肚使巫叛痰滥诒冢杆偾謇淼袅艘蝗γ夯液陀透啵钟媒诺旁谏厦媸粤耸阅Σ亮Γ庋痰滥诤苁窍琳绻醚持С抛胖鸩讲渖先ノ侍獠淮蟆 可有些事看似容易做起来难,刚刮了一层油泥,烟道里就已经呛得睁不开眼了,虽然蒙着鼻 更多 >>

第二十四章 锦鳞蚦

光明中那轻微的响动使我们觉得毛骨悚然,多出来的那个人究竟是谁?他在焚尸炉前想要做什么?我产生了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,难道有人想把那焚尸炉的炉门打开?那样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,但地下室的一片漆黑之中,我们目不见物,也无法采取行动,我只好低声招呼丁思甜快划火柴点火把照明,可她此时也是十分紧张,连划了两下都没能够将火柴划着,心中不免有些慌乱,于 更多 >>

第二十五章 阴魂不散

这把鸭排猎铳是老古董了,时不时的哑火,这回也该着丁思甜命不该绝,枪声一响就把她的性命救了,虽然老羊皮担心火枪打到丁思甜,开枪的时候把枪口抬高了许多,而且这猎铳早已没了什么杀伤力,但喷烟吐火的声势惊人,绞住丁思甜的锦鳞蚦被猎铳震慑,放开丁思甜疾向后退,但它慌乱之中不辨方向,一头撞进了炉门洞开的焚尸炉里,我正好冲到近前,用后背顶上炉门,顺 更多 >>

第二十六章 僵尸

这时四人队伍里,只剩下老羊皮手中唯一的一根火把照明,他举着火把走在中间,我发现老羊皮比先前精神了许多,可能不是因为他吃鱼吃多了,我想他在焚化间中开枪救了丁思甜,这事虽只是在举手投足之间,换做我和胖子开这一枪连眼都不会眨,但对老羊皮来说,那等于他战胜了自己,也解开了他心里的那个死结,当年就是因为他一时懦弱,没去救他兄弟,恐怕这些年都生活 更多 >>

第二十七章 龟眠地

胖子说:“这还不简单?拿刀剁了他的脑袋,要是还不放心就再切个大卸八块,然后往下水道里一扔。”老羊皮则说:“在陕西发现僵尸一定要用火烧,焚僵尸前还必先覆以渔网,免得其煞入地为祟。” 我对老羊皮说:“在东北山区也有类似的说法,不过那是说的吊死鬼,凡是吊死人的地方,掘地三尺,必可发出形如煤炭的一段黑物,那就是吊死之人临终前留下的一口怨气,若 更多 >>

第二十八章 俄罗斯式包裹

我在光明中摸到身前的桌子上,有些又硬又干的事物,用手轻轻一捻,就捻掉了一层像是煤灰般的碎渣,从手指传来的感触判断,那些碎末里面是硬梆梆的死人骨头,摸到死人骨头倒没什么,可我明明记得早把那俄国人的僵尸,拖到下水道里烧成焦炭个别了,皮肉毛发都成了黑炭,就剩下些骨头烧不动,是谁把那烧剩下的尸骸拿到桌上来了?我心中骇异万端,一时也无暇细想,眼 更多 >>

第二十九章 莫洛托夫鸡尾酒

我见丁思甜虽然吸入的蚦毒有限,现在情况还算稳定,能走能动,神智也还清醒,但这中毒的早期症状毕竟是出现了,如果从百眼窟北侧山口出去,就到了没有人烟的荒漠边缘,离牧区更远,即便不那样绕路,在没有马匹的情况下,也根本来不及把她送进医院,而且万一她所中之毒在更短时间内发作,却又如何是好?再者,谁能保证这一路平安,不出半点岔子? 我紧锁眉头,拿 更多 >>

第三十章 精变

从地道里钻出来是在建筑设施之外,这一点实在是出人意料,按照地图所绘,这个出口处,应当有一处规模庞大的植物园,去往主研究楼必先绕过这里,所以当平安乐园官网我们为了不想绕路而行,才决定从下水道走直线通过,难道那俄国人的情报是假?此时天已微明,拂晓的晨雾笼罩四野,轻烟薄雾中,隐隐可见隔着一片密林,对面有座矮山,对着我们的那面平安彩票乐园app澹丫煌谌チ艘话耄 更多 >>

第三十一章 恐惧斗洞

胖子气得破口大骂:“谁他妈活腻了往老子这吹凉气?”丁思甜想帮他划亮火柴,也没能成功,因为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见,我觉得心中忐忑,想去摸插在身后的长刀,可摸了一空,从藤上摔下来,不知道被挂掉在哪里了。就在这时,我眼前忽然亮起一对绿幽幽的眼睛,好似两盏鬼火,对那双眼睛一看,我全身立刻打了个寒颤,坐在地上急忙以手撑地倒退了几步,把后背帖在了树 更多 >>

第三十二章 读心术

老羊皮戳在树根上的长刀,切住我的肩膀向下压来,我半坐在地上后背倚住树洞,身前被丁思甜挡住,仓促之余,只好一只手纂住刀锋,一只手隔着丁思甜去托老羊皮握刀的双手,但这根本就是徒劳之举,康熙宝刀一点点压了下来。丁思甜也想帮我托住刀锋,以求二人能从刀下逃出,可一来她力气不够,二来这狭窄的树洞间没有半点周旋的余地,我的腿也被丁思甜压住,想抬脚将 更多 >>

第三十三章 千年之绿

我的手刚握住长刀,就觉得眼前一黑,我还以为是失血过多造成的,但随即发现是压在洞口的观音藤落了下来,树洞裏再没半分光亮。此时老羊皮和丁思甜都像是洩了气的皮球,萎顿在地上一动不动,我赶快和胖子打声招呼,让他摸到火柴烧件衣服照亮,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,那两只老黄皮子怎麼就不见了? 胖子点燃了一件俄国人的衣服,烟薰火燎中再次把树洞照亮,只见洞内 更多 >>

第三十四章 编号是“0”

不曾入水土的古铜器,在人间流传至今,都是紫色而底部生朱砂斑,甚至这些斑块已经变得凸起,如上等辰砂,放在大锅里以沸水烹煮,煮得时间越久,斑痕越是明显,如果是假货,这么一试,斑痕就能被煮没了,所以甚是容易区分。我见这口铜箱透骨晶莹,用工兵手电筒一照,薄光流转显得好象都快透明了,便猜想这极可能是一件埋藏于土下,或是从水中打捞出来的上古之物, 更多 >>

第三十五章 砖窑腐尸

我们见过上吊的吊死鬼,可从没见过大头朝下悬在半空的死人,那尸体仅能看到上半身,身上全是泥土,好象刚从坟里爬出来,鼻子和嘴都快烂没了,下巴掉了一大块,脸上白呼呼的一片都是蛆虫,唯独两只眼睛炯炯有神,但和活人的有神不一样,这死尸的眼睛不会转动,虽然在照明筒的光线下闪着精光,但目光发直发死,直勾勾地盯着我们。 我和胖子都吃了一惊,俩人虽然腿 更多 >>

第三十六章 禁室培骸

带有“零”号标记的铁门上有个转盘形锁挚,老羊皮和胖子俩人用后背顶门,腰腿加力,把那二十几年没有开合的铁门合拢起来关上,吱吱嘠嘎地声音传来,我握住转盘门锁,准备在铁门闭合之际坠着身子以自重使它转动起来锁住这道门户。 眼看着将要将铁门闭合了,但砖室中已经有几条腐尸惨白的胳膊伸了出来,都被加在了门缝处,那些死人的手指抓挠着铁门,指甲和铁皮摩 更多 >>

第三十七章 面具

老羊皮语言表达能力有限,加上他说得颠三倒四,我和胖子听得满头雾水,但总算是大概弄懂他的意思了,在老羊皮的老家,有片沙地,这片区域干旱少水,但沙地中部的泥土确十分湿润阴森,自古传说那里是养尸地,尸体埋进去能得不腐,实际上那块地生长着一些古怪的植物。 传说这种植物,是古时从数千里外西域回回国圆沙城传进来的,此物极毒,全身类似人形,有点象大 更多 >>

第三十八章 防腐液

那头戴冰冷面具的女尸就躺在水泥台子上,由于地下密室里漆黑一片,我们刚刚逃进来的时候,谁都没注意到它的存在,自进了“百眼窟”之后,我们目睹了无数可惊可怖之事,不断地疲于奔命之下,到了这里,就连神经都有些麻木了。所以发现这具女尸之时,我和胖子、老羊皮也没觉得过于吃惊,因为这一带奇形怪状的死尸实在太多了,我们颇有些怪罪不怪了,可等到三人凑近 更多 >>

第三十九章 标本储藏柜

我完全没顾得上害怕,急忙转过照明筒,打亮了往身边照去,丁思甜确是好端端躺在地上,不过刚才我们谁也没有注意到,她脸旁的墙壁前摆着一口小小的铜箱,那铜箱盖子上铸着一面黄鼠狼头,锈迹斑斓的铜箱甚是矮小,箱盖大致和丁思甜的头部平行,我适才随手一碰,却是摸到了箱盖上的黄皮子头,其造型奇诡,虽能看出是黄皮子,但拟人化十足,凹凸起伏之处极似人脸,竟 更多 >>

第四十章 守宫砂(上)

我和胖子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念头“蟒骨”?头骨和蟒蛇非常相似,想不明白是做什么用的,什么蟒要这么珍而贵之的储藏?听说蛇能泡酒,难道蟒骨也能泡酒,我们举着蜡烛头从上看到下,一见尾骨立即就明白了,是锦鳞蚦的骨头,这比在焚尸炉里遇见的可大得多了,看来百眼窟至少曾经有过平安彩票乐园app跻陨希艚偈哪侵灰菜闼姑梗旧叨就c其实最惧油烟,它死在那炉膛内是迟 更多 >>

第四十章 守宫砂(下)

然后胖子也钻进柜子里来给我帮忙,我们俩象挪炸弹似的把我发现的那个大瓶子慢慢挪了出来,胖子问我这里装的是什么?死人? 我说装的不是死人,这柜子里没死人,罐子里是只守宫,大守宫,有它说不定能解丁思甜的蚦毒,胖子奇道:“老胡你可别胡来啊,我怎么没听说大守宫能解毒?我就连什么是守宫也不知道啊,咱都是爹妈生党培养,在红旗下沐浴着毛泽东思想的春风 更多 >>

第四十一章 盗墓者老羊皮(上)

这时丁思甜脸色青中透黑,牙关紧闭,胖子和老羊皮撬开了她的嘴,我把八粒脐红香全给她塞进嘴里,捏鼻子灌水送了下去。我们三人守在蜡烛下,双眼不眨地盯着她,心都悬到了嗓子眼,也不记得过了多久,直到连残余的蜡烛头都燃尽了,才眼看丁思甜眉宇间青气虽然未退,但谢天谢地,她呼吸比先前平稳了许多,终于有那么一点好转的迹象了。我稍稍松了口气,按说这时候应 更多 >>

第四十一章 盗墓者老羊皮(下)

但老羊皮根本就不具备这么高的觉悟和思想自觉性,时下那些一整套一整套的话里边,有些词语他也知道,也会说,这是过后形势使然,可要说到具体意义、价值所在,他就完全摸不着头脑了。而且他满腹心事,听到这些恍如不闻,低着头一言不发,只是不住地豪言壮语。我叹了口气,对胖子摆摆手,示意他不要再长篇大论地照本宣科了。我对老羊皮说:“咱一不抓纲,二不抓线 更多 >>

第四十二章 不归路(上)

可羊二蛋死活要去,在老羊皮的反复追问下,才从他口里得知,原来有股泥儿会的盗墓胡匪在大兴安岭一带活动,他们属于一股不入流的散盗,就是胆大,玩邪的,什么都敢挖,可根本不知道如何找那些没有标记的古墓。羊二蛋要比老羊皮心眼多,学的本事也比较多。 经人引见,动了邪念,想人泥儿会。那时候泥儿会正需要羊二蛋这样的人,女人也好,钱财也好,要多少给多 更多 >>

第四十二章 不归路(下)

老羊皮无意中听到了这件机密,原来在中国古代,大兴安岭一带,相当的一部分人,都有偷偷摸摸地崇拜黄皮子的风俗,认为黄大仙能掌管死人的魂魄,是个勾魂引。勾魂引是一种索命鬼仙的俗称,专门接送死者亡魂.凡是被勾去的魂魄,都被送进了鬼衙门,也就是阴曹地府。老百姓大多听说过鬼衙门的传说,那是个进去就回不来的地方,但只知道鬼衙门藏在深山里,具体的位置 更多 >>

第四十三章 梦(上)

我和胖子听到这里,明白了一多半,后来的事情我们差不多都跟着一起经历了。老羊皮为了追赶牧牛,跟我们一起误入百眼窟,现在的环境所迫,他对以前的事情实在是不敢说实话,涉及的问题太复杂了,所以吞吞吐吐的不肯明言,直到在近在咫尺见到了羊二蛋的尸体,老羊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二十几年积压在心底的往事突然都爆发了出来,疯子似的想打开招魂铜箱,把 更多 >>

第四十三章 梦(下)

刚刚一下火车,被那人流一拥,我和胖子两人就跟大部队走散了。结果我们俩人一商量,和大部队失散了也不要紧,星星之火照样可以燎原,不如就地参加革命行动,直接奔天安门得了。听说天安门离北京火车站很近,毛主席就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代表,咱俩不如直接去见毛主席,跟他老人家汇报咱们那儿的斗争形势。 我和胖子打定主意,列成二人横队,斜挎军包,甩开 更多 >>

第四十四章 冥途

我没办法隐瞒,就把她昏倒后的情况简略说了一遍,胖子又补充说老羊皮是潜入人民内部的阶级敌人,丁思甜说这怎么可能,胖子指着我说:“他说的,回去还要开说理斗争大会揭露老羊皮的黑帮嘴脸。” 我只好说出实情:“咱们平安彩票乐园app煲灰刮丛涎郏沂堑P拇蠡锢鄣每覆蛔。妓帕酥螅涎蚱せ嶙龀鍪裁瓷凳吕矗圆耪腋鼋杩诎阉α恕O氩坏角⌒模蛐⌒模故浅 更多 >>

第四十五章 阎罗殿

在楼门前高空的泥土上,有一道延伸向后山的痕迹,是有人拖拽东西留下的。百眼窟有着风水一道中罕见的自然环境,本来草原荒漠上昼夜温差极大,但这里却并不明显,气温和湿度都较高,另外土壤中的特殊成分,对尸体有种天然的保存作用,大部分死者尸身上都化出鸟羽般的尸毛,全世界未必能再找出第二个这样的地方了。 正是由于土壤独特,土粒的间隙较大,所以土质较 更多 >>

第四十六章 金井

这并不长的地洞出口,是一个天然构成的落水桥,桥下有阴河滚滚固定,过了这天然石桥,前边地势豁然开朗,不知是什么光源,发山灰蒙蒙的亮光,朦胧的光线中一片片古老的建筑群,一时难以分辨其规模布局。我们也看不出那些房屋殿堂是哪朝哪代的古物,只知道那雕梁画柱的造型都古老异常,难以想象这百眼窟里何以埋着这样一片古代殿阁。 这片古典阴森的屋舍堂宇中, 更多 >>

第四十七章 水胆

胖子和丁思甜都望着我,我知道他们俩在等我拿主意,要不要按照老羊皮的话去做?我心想这祸害肯定不能带回牧区,抛到金井里也好。由于急于离开,也没怎么细想,就点头同意了。我正要动手,却被胖子抢先了一步,他过去想把那口铜箱抱起来扔进地穴,可不料那铜箱年代太久,古老脆弱,铜性都被水士蒸淘殆尽了,又被老羊皮半拖半拽地走了一路,胖子刚搬离高空,铜箱的 更多 >>

第四十八章 舌漏

老羊皮突然开口告诉我们,他以前做盗墓贼的时候,曾听说过有这种僵屍上生的蜰蝨,想不到世上真有此物,要不是金井中有水胆救命,现在大伙已经死了多时了。这种蜰蝨其实根本就不是活物,那者黄皮子生前炼出了大如血卵般的内丹,死後肉胆不化,生出无数蜰蝨,乃其精灵所结,如磁石中的子母珠,平时都如皮屑般依附在屍毛中,遇生气而活,水火皆不能灭,专吸活人精魄 更多 >>

第四十九章 焚风

我接过老羊皮手中的龙符仔细观看,胖子与丁思甜也好奇地围过去看了半天,但找们不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。龙符是青铜打造,算不上工艺精奇,但形状很怪,跟现在人们熟悉的龙形区别极大,二十厘米长短,分有五爪,虬首摆尾的样子浑然天成。龙头上没有眼睛,也是一条盲龙,看那铜性翠绿处能够映人肌骨,掂在手中轻轻飘飘如同一片纸板,估计是件几千年前的古物。 更多 >>

第五十章 穴地八尺

据说人死之後立刻头下脚上,裸身倒置土中,可以把死人的魂魄给憋死,永世不得超生,晚上黄皮子来了一看死者愿意这麼干,就会不再追究他的後代子孙,这笔债就算是一笔勾销了。自古不孝有三,无後为大,老羊皮为了延续香火,无论怎麼做都会在所不惜,要保住自己的子孙後代,否则黄大仙一旦找上门来,羊家後人肯定是没有活路了,不仅家里的东西得让黄皮子倒腾光,而 更多 >>

第五十一章 炸雷

我们事先知道尸首是脚心朝天,但不料挖开一看,裹尸的白帛,都被撑成了一道道白丝,就像是数层白线密密裹扎的丝网,似乎是老羊皮埋下去后突然活了过去,挣扎着想要撕扯开裹在身上的白帛,才变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副样子。 一旦黄土没了胸口,即使活人也早被憋闷死了,又怎么会在土中挣扎欲出?众人见状,都觉心惊,老羊皮的儿子更是双膝一软,跪在地上哭天抹泪 更多 >>

第五十二章 生离死别

虽然老羊皮的儿子整理遗体时,我和胖子等人都没在场,但他也绝不会把一只黄鼠狼跟老羊皮裹在一起,我推测不出其中的情由,却知道这件事绝不能传出去。 老羊皮的儿子和儿媳也明白不能外传,只能说老羊皮是染暴疾而亡,停放尸体的时候又被雷火所烧,绝不能提黄皮子这件事,否则肯定被当作阶级斗争新动向,那就不好判断会往哪个方向发展了个人的事还是自己兜着为好 更多 >>

第五十三章 卸岭盗魁

我和胖子捧着钱的手都发颤了,那时候对金钱没有太清晰的概念,只知道钱好,能买糖买烟,可钱不能多了,一多了就贪图享乐,精神堕落,思想腐朽,生活糜烂,容易走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道路,不过过后我们已经在心中产生了一种朦胧的念头,将来要多赚钱,钱是万恶的,但钱是有用的。 总算是有了买车票的钱,我们怀着复杂的心情坐上了驶往北京的列车,一路辗转来到了 更多 >>

第五十四章 妖化龙

那时候陈瞎子还不瞎,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,凭得是三寸不烂之舌,以及仗义疏财气死宋江的美名。过后因为天下大乱,比起以往各朝,卸岭群盗的势力已经非常衰弱,但还是牢牢控制着陕西河南、两湖这几个大省的响马盗贼,老窝就在拥有三湘四水之地的湖南,老羊皮和羊二蛋投到他门下的时候,他正要聚众去对付百年一现的“湘西尸王”。我听陈瞎子说起往事,这老家 更多 >>

猜你喜欢